二狗子他爸

FZ荒诞真理与不实世界(二 远坂时臣)

二 远坂时臣

清晨,从酒店出发,准备直接去位于冬木郊区的远坂宅,拜访远坂家。

远坂家的现任家主远坂时臣可以说是在计时塔上学时的学长。
优雅古板的老旧贵族,资质只能说是平凡,却是无比的认真努力,那种劲头让人不得不佩服。
“真是,难得平和悠闲的早晨啊。”散步走在去往郊区的远坂家。

一路上会与形形色色的上班族上学的学生买菜的家庭主妇等等人相遇,然后擦肩而过。
似乎是千百亿颗流星,只有那么一颗与我相遇,留下了痕迹。
我总是感叹着被命运束缚捉弄的普通人们,他们在他们已知的世界里活着,或者绚丽无比或者低俗不堪。
父亲的愿望在我看在过程可以称之为传奇、伟大,不过总是归结为“到达根源”这一点让我有些意兴阑珊。

手背的令咒不仅仅提醒着我要尽快召唤servant,也提醒着我,我的愿望…
没错,我的愿望…

……

远坂家在冬木市郊区的一幢独立别墅。
晨光下,布满这爬墙虎的别墅屹立着像是沉淀在历史中的丰碑。
远坂这个姓氏所有的成就都在这么一幢别墅里,沉淀、再次升华。

走到大门前,里面的主人应该已经察觉到理绪这个突然的访客了。
因为周围布置着许多小型的触发结界。有些隐蔽的地方甚至还设置着只有魔术师才能触发的连锁性攻击结界。一路带着对于远坂时臣如此谨慎的惊讶也算是安全的到达这里了。

按响了门铃,站得笔直等候着。不一会儿,门里出来一位穿着神官袍的青年,栗发黑眸,盯着自己一步步走来。不禁屏息,这家伙,简直就是,上好的还未打磨的原石!能看到这死气沉沉的外表内里让人战栗的本性。

理绪带上了礼节的微笑,“冒昧拜访,在下荒耶理绪。”
来者打开大门,“荒耶先生,师父让我请您进去,请。”说话一板一眼。理绪跟着他走进大门。
别墅里倒是显得空荡荡的,一路跟着去了二楼的书房。

推门进去,远坂时臣站在桌子前,背对着自己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看着远处密集的城市建筑群。青年将理绪带到房间里就带上门出去了。

“远坂先生,冒昧来访。”理绪先一步恭敬的开口。
远坂时臣转过来,优雅礼节的微笑,“不,荒耶君。自从计时塔毕业,许久不见了。”
理绪微微点头,随即更改了称呼“远坂前辈。”
远坂时臣伸手示意理绪坐下,自己则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一瓶红酒两个高脚杯。
理绪坐到一旁的会客沙发上,礼貌的接过时臣提过来的酒。
不打算在这位自尊心自信心极强的前辈面前绕弯,直接说明了来意,“远坂前辈,我此次前来也是有事相求。”
远坂时臣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抿了一口红酒,听此放下了杯子,挑了挑眉显得有些诧异。自己这个老实肯学的后辈在计时塔期间在结界魔术和人偶魔术方面展现了极大的天赋,也因为并没有向他的父亲一样走入邪道所以倒是被老一辈的魔术师们很是赏识,所以就算魔术回路并不出众,仍在毕业后第二年就被收入计时塔成为高级讲师。而自己对于这个和自己有点相像的后辈也是十分欣赏,在学期间私交不错。
于是对他的请求也是十分好奇,想着有可能的话大概会尽全力帮忙。
“远坂前辈,是有两个资质不凡的女儿吧。”理绪悠悠的说道,看着远坂时臣骤变的表情,抿了一口酒,继续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其实从协会的老先生那里得知的时候还吓了我一跳,两个女儿都拥有如此优越的资质还真是罕见啊,远坂前辈。”微微举着高脚杯,透过酒红色的液体看到紧握双手陷入沉思的远坂时臣,微微笑了笑。

远坂时臣额角甚至流下了汗水,终于魔术协会还是要对自己的女儿出手么。
两个女儿都有着稀世的天资,远坂家却只能成为其中一个的庇护,另一个将要面对的是非凡天赋必然招致的险恶事态,却无法拥有足以自保的力量。
而魔术协会,派荒耶理绪来的意思,难道是要就此带走自己的一个女儿么。

理绪恶意的看着远坂时臣,能猜到他在想什么,如何的心理挣扎想办法搪塞自己。
不过,毕竟要用到他,理绪放下杯子,玻璃与玻璃的碰撞声清脆,“远坂前辈大可不必担忧,”他微笑,像是一条吐出舌头的蛇,伸出滑腻冰冷的尾巴充当坠崖人的救命稻草,“我也是只听到了老先生念叨而已,似乎并没有在魔术协会传开呢。”

远坂时臣似乎是松了一口气,将红酒喝净,看着将‘请求’变成‘交易’或者说是‘威胁’的荒耶理绪,皱起了眉,“荒耶君倒是消息灵通呢。”
理绪勾起嘴角,带着谦卑“远坂前辈真是抬举我了,毕竟,我是有事相求。”他起身,微微鞠躬,“我是,来求取一件东西的…”他抬头看向远坂时臣,“远坂前辈,听说手中竟有着三个用于召唤圣杯战争英灵的圣遗物,对吧?”

……

慢慢步行走出远坂家的范围。
想想远坂时臣的表情,难得的不优雅还真是让人兴奋。
理绪看了看手里的盒子,垫了垫,轻飘飘的。

“哈,真是有趣。”这里装着的似乎是某位王者的披风碎片,因为来历无从考究,所以远坂时臣随即把这个给了自己。
不过自己的目的也是达到了。

回头看着已经隐匿在树林中不见踪影的远坂宅,理绪冷笑出声,“呵呵,已经提点了他,应该会把自己无比疼爱的女儿过继出去了。”想想,能在自己范围内的也只有同为御三家的爱因兹贝伦和玛奇里。
大女儿凛的属性更适合爱因兹贝伦家,而小女儿樱则偏向于玛奇里。

“sa,会选择过继哪一个女儿呢?”带着恶意的笑容,行走在树林里的理绪改道向间桐家的方向走去。
“圣杯战争啊,真是有趣极了,嗯哼哼哼哼哼!无论是父亲、我可爱的学生还是远坂时臣、或是远坂时臣的徒弟,都是,有趣极了!恩哈哈哈哈!在这名为‘圣杯战争’的修罗场里,给我更加更加的肮脏吧!给我更加更加的痛苦吧恩哈哈哈哈!”

荒耶理绪捂住脸狂笑着,周围树木在风中沙沙作响,“都想得到幸福吗?都想要吗?那就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哈哈哈哈!”
他张开手臂,似乎拥抱,眼中闪着对什么虔诚而疯狂的色彩。

“没错!只有死亡,才是幸福的最终定义!死亡!才是最幸福的啊!人类啊!崇尚死亡吧!痛苦令它升华.磨难让它更加甜美!死吧死吧死吧死吧!”
我会目送着这一切,迈向死亡!!!

评论(7)
热度(4)

© 李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