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李煜,是江溯。三分热度,七分侠骨。

轻舟划水过,涟漪留两行。

江溯.能饮一杯无

堂上那说书人三尺醒木一拍,扯着袍角一甩。
/只道那掌门却是看破了这弟子狼子野心,心想我等名门正派容不得此人。便同其他弟子道:此子居心不净,强欲滓秽太清耶。
众弟子平日见他所作所为,终是得了因果报应,拿了剑一并将他赶了出去……/
说书人讲罢一场,堂内听客赏了茶水,说书人喝了又接着下个故事。

江溯坐在角落的桌子,只点了碟儿花生米一小壶酒,酒还一口没动,只时不时抓个花生米把红皮儿捻下去,剩下的扔嘴里慢慢嚼着。

/说罢这江湖门派的故事,再讲个当初那浪子双飞燕的故事…/

江溯昨儿听过这段了,觉得没意思,放下花生米,眯了眯碧眸扇子在指尖打转儿,几次往复,猛然扣在桌面上,有所感应顺着看过来的视线直看过去——...

江溯.春桃酿

春桃酿,
取阳春第一批的桃花,和了酒曲拿纱布包仔细好放入瓮缸。入坑埋土只等来年阳春再取出,又是一坛好酒。


江溯把刚填好的坛子放下,抬头一瞅,后院儿整整齐齐码了几列正好三十坛。


想起去年也是三十坛,前日才起出来。未曾想有江湖人在酒楼放肆砸了好几坛。真真可惜了。


/桃花酿啊…/
江溯叹息似得。
瞅着衣襟上沾的花瓣,轻轻摘下来捏在指尖……

当时年少,又爱离经叛道,师父所授,琴棋书画,样样不精,只有这每次偷偷下山学了的酿酒技术还是好的。
自己的住所虽叫蓬蒿阁,后院种的却是桃花——一棵也不知活了多久的桃树。
花开的日子若是找不到偷懒的江溯,只需去那桃树下叫两声儿,他就会从熙熙攘攘的花儿里探下头...

[存]江溯人设

—人设表—

姓名: 江溯

性别:  男

年龄:三十

身份:隐居的剑客

性格:豁达洒脱肆意无争。骨子里是个不愿被任何东西束缚的人。

外貌:因血统眸色带绿,发梢带点儿波浪。摇着扇子,吊儿郎当,看似潇洒肆意,其实略带忧愁。

武器:有把扇子名[双燕],因年少某次出走之际逢一画匠,画燕子出神入化,得此人赠一副扇面画了两只燕子,因此得名。
另一把剑,剑锋三尺七寸净重七斤十三两,为少时师父所赠,赠剑时喝的酩酊大醉,被罚抄了半叠经文,正巧笔墨洒在上面,便称其为[弄墨]

擅长:琴棋书画,样样不精。不过笛子吹的不错,也会酿酒。

事件:自幼被门派收养,被师父带在身侧,虽然跟着读了书,学了四...

有了新狗子
玩了新游戏
交了新朋友
从事新工作
一切都有变化,希望自己的文笔也有一点点提升吧。
以后就在这儿专门存脑洞啦!
又一次文档丢失之后还是觉得这里真好😂安全的很。
新的生活新的我,可今年的我却一样的狗,一样的酷,一样的与众不同。

轻舟划水过,涟漪留两行

莲花池水沟子

平时不拍照,一拍拍一堆

双莫/我实在想不出来名字

#注:其实这是[莫兰→教授→侦探→花生→玛丽→茉莉]这个超级情感链中的一环[莫兰→教授]
为了走CP向会崩…嗯。
以下,正文:

——

Jim.Moriarty是我的boss。或者说是数学教授 咨询罪犯 伦敦的地下国王…
但其实,他只是个特别幼稚而寂寞的天才。
——
“boss,有工作?”等我泡好茶端出来时他已经穿上了马甲,心情很好却又有些急匆匆的样子,我忙放下茶壶帮他拿来外套递过去。

“Guess what~”他接过外套利落的穿上,踢踏几步到镜子前整理领带,语调轻快的像只百灵,笑的像是个要去游乐园的孩子,嘴角勾带出来的愉快让我也情不自禁微笑起来。
耸了耸肩我伸手帮他扯了扯外套略微眯弯了眸子凝视着他,...

王者农药/鲲自戏

鲲 自戏
不知梦中经几年。

蝶,一只青蝶。
吾是被一只蝶带入这梦中。
待吾游弋入梦,却发现梦中无人,仅仅荒凉一隅。这过于凄凉的梦中只有吾 和那只青蝶罢了。

虽然这梦中空荡,可那只蝶呼扇着翅绕着吾,飞的极慢,每次震翅都摇摇晃晃下坠一大段,才又复飞起。看着着实叫人忧心。
吾睡的足够久,虽然仍是昏沉,可想知道…想知道这只蝶它,它要飞向何处。
这梦中一片荒芜。轻摆尾巴便追上青蝶,吾慢悠悠的跟着它。青蝶震翅过径撒下淡淡光粉,吸进去有些发痒。轻晃了晃头摆尾灵活闪开粼粼光点。

它一直在飞,依旧是那副磕磕绊绊的样子。可仍旧在飞。飞去哪儿呢?
或许是随沉眠压制已久的好奇心突然蓬发,也许是这梦境太过寂寥荒芜,啊…大概是...

1 / 10

© 李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