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医生,给人灌输虚假的正常感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双莫/我实在想不出来名字

#注:其实这是[莫兰→教授→侦探→花生→玛丽→茉莉]这个超级情感链中的一环[莫兰→教授]
为了走CP向会崩…嗯。
以下,正文:

——

Jim.Moriarty是我的boss。或者说是数学教授 咨询罪犯 伦敦的地下国王…
但其实,他只是个特别幼稚而寂寞的天才。
——
“boss,有工作?”等我泡好茶端出来时他已经穿上了马甲,心情很好却又有些急匆匆的样子,我忙放下茶壶帮他拿来外套递过去。

“Guess what~”他接过外套利落的穿上,踢踏几步到镜子前整理领带,语调轻快的像只百灵,笑的像是个要去游乐园的孩子,嘴角勾带出来的愉快让我也情不自禁微笑起来。
耸了耸肩我伸手帮他扯了扯外套略微眯弯了眸子凝视着他,...

王者农药/鲲自戏

鲲 自戏
不知梦中经几年。

蝶,一只青蝶。
吾是被一只蝶带入这梦中。
待吾游弋入梦,却发现梦中无人,仅仅荒凉一隅。这过于凄凉的梦中只有吾 和那只青蝶罢了。

虽然这梦中空荡,可那只蝶呼扇着翅绕着吾,飞的极慢,每次震翅都摇摇晃晃下坠一大段,才又复飞起。看着着实叫人忧心。
吾睡的足够久,虽然仍是昏沉,可想知道…想知道这只蝶它,它要飞向何处。
这梦中一片荒芜。轻摆尾巴便追上青蝶,吾慢悠悠的跟着它。青蝶震翅过径撒下淡淡光粉,吸进去有些发痒。轻晃了晃头摆尾灵活闪开粼粼光点。

它一直在飞,依旧是那副磕磕绊绊的样子。可仍旧在飞。飞去哪儿呢?
或许是随沉眠压制已久的好奇心突然蓬发,也许是这梦境太过寂寥荒芜,啊…大概是...

多多自戏[山吹樱在]

多多自戏[山吹樱在]
昨日又因事而和明雅吵起来。明雅的想法这是逆天,早已算出命定二十多岁逝去不知明雅为何这般执着,人不能胜天…每每与明雅争执皆是因为逆天改命一事,说多了也是心烦却也无力。
暂且居住的院落里有株桃树,开的很是繁盛,大片粉色层层叠起如云一般。看着也心情好了些。
裹着狐裘,毫无表情的一步步走近桃树抬手抚摸上树干斑驳,抬头便可见不远处绿意盎然的小山,便停下看着隐约可见的蜿蜒山脉。
看着繁盛桃花心中更是悲切,启唇低声念叨着。
[我们不该来瞿塘峡,无辜的人平白受连累,放弃吧…]
也不知说与谁听,只是自己说给自己吧。或许说与天命说与这桃树说与这…龙脉。
若是这番话说与明雅,[…你这般资质,失去了实为可惜。...

源明雅自戏[山吹樱在]

源明雅自戏[山吹樱在]
在白帝城徘徊已有月余,多多仍未说何时启程,只直言在等人。等何人 何时来一概不知,仅是多多一言便停下脚步在此逗留。水龙脉的搜寻仍在继续,白帝城每寸土地都了然于胸,可仍旧一无所获,不免让人心寒。
多多有时会轻言放弃,昨日水龙脉搜寻未果后她言语中又提及放弃。因此,又是争吵了一番。说是争吵,也不过是转为阴阳命理天地运道的争辩罢了。
气闷到现在,趁着晨光大好找了城外一座小山,虽说是山,可白帝城并无高山峻岭,低头也可见到盘山小径。身周除却浅草仅有棵花开零散的桃树,微风几拂也不剩一二了。
叹气,持着阴阳法杖看向白帝城方向,多多此时应还在城内休息…多次窥探天机虽说如今已收手,可是…
静立着默然叹...

狐跳狐无差/对戏

脸狐跳妹对戏

未觉妖狐:李煜
未觉跳跳妹妹:桂花花
梗:略微ooc的传记剧情

妖狐:
面具下目光紧盯着少女,不用言语仅仅胸膛中擂鼓般节奏便已知晓——这个少女即是小生今日命定的爱人啊。展开纸扇遮住不自禁上扬的嘴角,抑住似要喷涌而出的情绪,压低了颤抖的嗓音赞美着少女。
啊~你便是小生今日的命定爱人吗!瞧啊你那独特的肤色 纤美的身姿 娇嫩的唇瓣,啊太美了。你的动作欢快的像只百灵…欢快的,想让人珍藏在黄金的牢笼中嗯哼哼哼哼…
合起纸扇沉声笑着,声音愈发低沉,目光染满炙热的爱意注视着少女。
美丽的少女啊,今日你与小生相遇便是命中注定的“缘”,是上天也感动于小生对你的爱意。啊~美丽的少女啊,用你那芬芳如花的唇瓣告...

晴博晴无差/对戏

博雅晴明对戏

源博雅:李煜
安倍晴明:白澧
梗:日常[互撩]

晴明:晚上好啊,博雅。...今日外面风真大。

博雅:哦!是啊,天气也转冷了啊。
下意识抖了下身子,扬眉有些担忧。
喂,晴明,你可别让神乐着凉生病哦!

晴明:这是自然。稍稍点头让他放心,目光扫视其衣着思忖片刻复又开口。倒是你,博雅...虽说习武之人身体强健,也得多加注意。

博雅:哈?
疑惑,低头看了看自己衣着,若不是夜风骤起也不至于冷,便随意摆了摆手,不以为然,又总不自觉噎他两句。
你一年四季总穿这么严实,入冬还好说,夏天不会热的吗?

晴明:夏日也并不是时时刻刻都热气逼人,遇上雨季也偶有清凉。被突然一问愣了愣下意识寻了反例,少顷向人摆...

[司命薄]壹.果子

壹.果子

初冬 薄雪

帝君命我去人间寻一种果子。
半个拳头大小 皮青 肉黄 味甘 香气四溢 引人生津。
领命下界寻了许久也未寻得,问这土地却是此果已绝迹于百年前,存于世时也是极为珍贵,三年开花七年结果,凡人千辛万苦寻得采摘了供给皇族。
可皇城已倒,旧国更迭,便再无人知晓哪里有这果子了。
无果,只能忐忑而归,如实禀告帝君。
帝君闻言神情不无不妥,也无其他吩咐,如此便不了了之。
可着实好奇,便翻了帝君下凡历劫的命薄顺着看下去,了然——
初冬 薄雪。
自民间进贡奇香异果,陈妃甚爱之,一扫忧虑展露笑颜。
皇上宠极陈妃,虽不顾民生哀怨,寻果树,下令需每年进贡。

……

[joker向]Who Made Him

Who made him

*主周可儿 丑蝠向
*背景:正联成立后 不义开始前
*这是一个莫名其妙开始的梗,起因是一个梦境。
*可能有崩[捂脸]

————
一 老厨师与老街区

Joe是一名厨师,在市中心一家餐厅工作了十几年,这让他的手艺和名声都经年增长。
在妻子因病去世后,疼爱的儿子却在不知不觉的时候走入歧途,他跟随企鹅人,在他的手下成了一名小弟并染上了毒瘾。由于处于低层,微薄的工钱无法填补找乐子的开销,理所当然的,时不时向自己的老父亲[借钱],让这位老厨师开始变得落魄,以至于老厨师不得不卖掉房子,在混乱的老街区租住狭小的公寓,生活总要继续下去的,不是么。

Joe看了看昏暗下来的天色,加紧了步子。...

愤怒却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

我坚持,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1 / 9

© 李煜 | Powered by LOFTER